当前位置:首页  媒体中心  院长视点

田国强:如何激发消费活力?提收入、振两市、补短板(《新京报》)

时间:2019-05-22

今年或者更长一段时间中国消费的可能表现是怎样的,从稳定中国经济的宏大角度看,如何释放消费活力?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认为,要激发消费活力,一是要提收入,二要振两市,三要补短板。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

  

近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宏观数据显示,4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7.2%,增速回落。回溯看2018年的经济数据,消费增速也有所下滑。而另一方面,随着出口、投资的增长模式难以为继,消费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稳定器”。

今年或者更长一段时间中国消费的可能表现是怎样的,从稳定中国经济的宏大角度看,如何释放消费活力?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要激发消费活力,一要提收入,二要振两市,三要补短板。

新京报:如何看待4月消费增速回落的现象?预计今年或者更长一段时间中国消费的表现会是怎样的?

田国强:4月消费数据的表现与今年“五一”假期的错月后移有较大关系,去年有2天假期是在4月29日、30日,而今年假期全部在5月。据文化和旅游部的数据,5月1日-4日国内旅游业收入同比增速达16.1%,因此预计5月的消费增速应该有一定好转。

不过,另外一个重要数据是,2019年一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速6.8%,比去年同期提升了0.2个百分点,而一季度的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实际增速为5.4%,与去年同期持平,反映了居民在收入平稳增长的情况下,消费信心依然并不强烈。尽管如此,在投资不振和出口壁垒增加的背景下,预计最终消费支出增长对全年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依然会居于历史高位,并且根据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这样的趋势会继续下去。

新京报:如何看待目前关于消费的一些看法?未来消费表现的趋势可能是怎样的?

田国强:最近一段时间,从广大居民对于进口水果及进口产品的需求增长,包括前面提到的“五一”旅游业收入大幅增长,我恰恰看到的是消费升级的现象。

在过去几十年,反映中国居民家庭对生存型消费占比的恩格尔系数已经出现了大幅下降,与之相对应人们对于享受型的消费占比越来越高,尤其是在医疗、教育、文化、娱乐、旅游等方面的消费增长明显。

当然,也不能排除在一些领域一些阶层出现的所谓消费降级现象。单纯用消费升级或消费降级来概括中国居民消费的变化,都是不完全的,但收入分配和贫富差距的问题都不容忽视。

新京报:消费是本轮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如何激发消费活力/潜力?

田国强:按对经济增长贡献来看,消费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主驱动,在外部经济形势不确定性和风险因素增多的情势下,对稳定中国经济起到了重要作用,但这一切取决于家庭收入不断提升和减小今后家庭开支的后顾之忧。消费需求如果能够进一步得到激发,一方面有利于提振国内投资需求,包括吸纳更多的外商直接投资,另一方面也有助于进一步吸纳进口。

而近年来,中国消费增速下滑,主要受以下因素影响:首先,从2012年第四季度开始实施的城乡一体化住户调查显示,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义增速经历了一个持续下跌过程,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实际增长均从此前的双位数跌入单位数。其次,近年来中国股市震荡带来的财富负效应也是非常巨大的,2018年中国股市就蒸发了15万亿元,今年外部环境的反复变化也使得股市再次出现震荡。第三,过去中国房地产市场曾被作为一个回报可观的投资乃至投机渠道,房住不炒方针及各种限购政策的出台,使得这个市场的利润空间大大压缩。第四,中国居民在生、老、病、居、教等方面普遍存在保障不到位的担忧,也会对居民消费的可持续性带来压力。

关于如何激发消费活力或潜力,我有三条建议:一是提收入,劳动收入是主导居民消费的长期因素,要对作为居民工资性收入来源的企业减税降费,确保微观企业主体在经济内外部冲击下能生存和取得更大发展,同时要更大力度地降低居民个人所得税,让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有持续增长;

二是振两市,中国的股市和楼市是受政策干预比较多的市场,当然股市也比较容易受外部负面信息的冲击,但是只要真正在这两个市场实行市场化的改革,让市场在更大程度上发挥决定性的作用,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会再上一个台阶;

三是补短板,即补政府在提供公共品和公共服务方面的短板,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尤其是生、老、病、居、教等过去一直处于短板的民生需要,做到生计有所靠、终老有所养、病疾有所医、住者有所居、求学有所教,这是广大民众真正期望的,也是有能、有为、有效和有爱的有限政府的应有之责。

  

新京报记者侯润芳编辑陈莉校对张彦君


返回原图
/